笔趣阁 - 都市小说 - 重生后,我对古玩价值了如指掌罗宇洋在线阅读 - 第101章 苏大少的碗(求票!)

第101章 苏大少的碗(求票!)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事情倒也不复杂,就是苏卫星跟这些人一起来这个村子收东西,还真遇到了几件好玩意儿。

        韩六说:“兄弟,我跟你说啊,其中有件东西,确实是好,我们都看着眼馋,就琢磨着一起拿下来,到时候换了钱一分,皆大欢喜嘛不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“哦”了一声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眉毛一挑:“谁知道被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看了朝六一眼:“被坑了?怎么被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摆了摆手:“别提了,就是一些江湖手法,我都让苏大少注意些了,他就是不听,大大咧咧的,结果呢,被坑了,损失了我们一百万!这钱,我们必须得要回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另外的那两个小弟,也异口同声的附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得要回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得回家娶媳妇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看了看韩六,又看了看韩六的另外两个同伴,心里已经有了判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三个人哪里是被坑了,分明就是给苏卫星设了套,目的就是讹诈一百万软妹币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属于古玩行当里常有的事情,如果是老鸟绝对不会上当,可惜苏卫星不是老鸟,而是一只笨肥鸡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宰他宰谁?

        韩六笑了起来,比哭都难看,说:“兄弟,钱拿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摆了摆手:“老六,先不要争,我钱都带过来了,你还怕我不给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怔了怔:“那你还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说:“你总得让我看到人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眉毛一挑:“这话说的,苏卫星他肯定没事儿,好好的,你把我们想成什么人了?绑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笑了起来:“要不然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说:“我说兄弟,你就放心吧,你看看我们,也不像是穷凶极恶的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淡淡地说:“是吗?还不像?刀都要磨好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怔住了,马上冲着磨刀的小伙子说:“牛三!别磨了!怪吓人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被称为牛三的磨刀少年,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韩六转过头来,对罗宇洋又笑脸相迎,说:“嗨,兄弟,你误会了,我们都是良民,就是想要回钱,没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说:“那就先带我去见苏卫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盯着罗宇洋说:“我要看到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把背包拿到身前,拉开拉链,一叠叠大红票子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韩六等三人全都凑了过来,眼睛都看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是2008年,一百万软妹币可是相当一笔巨款,足以闪瞎他们的钛合金狗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韩六还是有些见识的,很快就稳住了心神,问:“一百万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应道:“当然,让我看到苏卫星,把他放了,这钱我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沉吟了一下,说:“兄弟,先说好,你可别耍花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笑着说:“我犯不着耍花招,苏大少是什么身份?可比这一百万值钱多了?你说对不对,老六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笑了起来:“对的对的,我同意,行,咱们去看苏大少!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韩六在前面引路,罗宇洋在后面跟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牛三和福生这两个马仔则跟在罗宇洋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一般人,还真是挺害怕的,但罗宇洋挺淡定,不怕他们硬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韩六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又是一间民房,应该也没人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韩六一个人进去了,牛三和福生留在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人明显是为了盯着罗宇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韩六出来了,连同苏卫星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这小子精神倒是不错,就是混身脏兮兮的,好像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看到罗宇洋,眼睛一亮:“罗兄弟,辛苦跑这一趟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模样,倒也不像是吃了苦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韩六说:“可以把包给我们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只觉得肩膀一松,背包就被身后的牛三给拉了过去,罗宇洋也没有阻止。

        牛三和福生赶紧打开包,拿出两叠看了看,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牛三大声说:“大哥!没问题!是真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福生哈哈笑了起来:“发财喽!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拍了拍苏卫星的肩膀:“苏大少,得罪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瞪了韩六一眼,怒道:“你们厉害!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说:“苏大少,这也不能怪我们,谁让你没盯住人,被坑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摆了摆手:“行了吧你!蒙谁呢!?你们就是合着伙坑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嘿嘿一笑:“苏大少,饭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:“什么饭可以乱吃!?我特么从昨天到现在,你们就给了我个窝头!”

        福生说:“你瞎说,还有一袋榨菜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气得火冒三丈:“你放屁!半袋都不到!特么的,噎死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有些无语,这苏卫星还有心思管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说:“大少,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罗宇洋拉着苏卫星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韩六等三人则远远地看了一会儿,就往开始那间大宅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走了一段,停了下来,说:“等会儿,罗兄弟,就这么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无奈地说:“要不然呢?你还想怎么着?这一行规矩就这样,栽都栽了,就认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似乎还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就不明白了,他还想怎么着?找韩六的麻烦一点儿用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苏卫星说:“不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说:“我还有东西在韩六那儿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怔了怔: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说:“好东西,重要的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苏卫星便调转方向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没办法,赶紧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又来到了那间大宅,门都不敲了,直接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韩六、牛三和福生正在数钱呢,一看苏卫星来了,赶紧把钱都放进了包里,拉上拉链。

        韩六说:“苏大少,你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大声说:“老六,你少废话,把我包给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怔了怔:“包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:“快点儿!别装傻!你钱收了,不给我东西算怎么回事儿!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笑了起来,对福生说:“去屋里把苏大少的包拿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福生应了一声,进了屋,很快就拎着一个大皮包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冷哼一声,接过包,打开看了看。

        里面是几个瓷器,有碗,有罐,还有瓶,基本上都用软绵包着,做了简单的防护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检查了一下,应该觉得没问题,说:“算你们识相,没动我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哈哈笑了起来:“苏大少,你还惦记这些东西呢?别怪我说话直啊,这些东西不值钱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瞥了韩六一眼:“你怎么知道的?你又不是专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笑了:“呦,我不是专家,难道他是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韩六还指了指罗宇洋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哈哈一笑,说:“真别说,他就是专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撇了撇嘴:“什么专家?骗鬼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三不以为然:“我大哥看过的老东西,比他吃过的米都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福生也说:“就是就是,毛都没长齐,还专家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“切”了一声:“你们爱信不信!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说:“行了,你们东西也拿了,赶紧走人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刚要说话,却被罗宇洋打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说:“让我看看,都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把那个大皮包递给了罗宇洋。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把大皮包放在了地上,然后把拉链完全拉开,从里面拿出了一件瓷罐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罐子不大,还是青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看了一眼,笑着说:“老六还真是说对了,这玩意儿确实不值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罗宇洋就把这罐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嚓”一声,砸在了墙上,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把其他人都看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苏卫星,大惊失色:“你、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没有答话,又从包里拿出一个瓷瓶,摇了摇头,又扔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是“咔嚓”一声,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是一个瓷盘子,从罗宇洋手中飞得更远,碎得更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已经傻了,当罗宇洋再拿出一件,连忙扑了上去:“罗、罗兄弟,这些真的都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随手便扔了出去,说:“对,不值钱,百八十的,听个响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瞪大了眼睛:“我去,合着我真的白忙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又从皮包里拿出了最后一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碗,类似那种西北的大海碗,而且还是青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说:“最后一个给我,我听个大响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苏卫星就要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罗宇洋拿着碗闪开了,说:“等会儿,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说:“这破碗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摇了摇头,先看了看碗身上的青白纹画,面色变得严肃了起来,又看了看碗内和碗底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发现罗宇洋的表情不对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摇了摇头:“这个还真不能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:“怎么了?这碗值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摆了摆手:“不可能的,那碗我看过了,最多也就是个雍正的民窖,值不了几个钱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看了韩六一眼,笑着说:“老六,那你还真是看走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怔了怔:“怎么着?不是雍正的民窑,还能是什么?总不可能是官窖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笑着说:“这还真是官窖,但不是雍正的,而是万历年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,把其他人给听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韩六瞪大了眼睛:“你什么意思?你是说这是万历的官窖!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点了点头,又细细看了起来,然后才说:“确实没有错,这是个老物件,跟雍正那时候差了好几百年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摇了摇头:“那怎么可能呢,不可能的,你做梦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眼睛一亮:“什么做梦?罗兄弟可是这方面的专家,你能跟专家比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笑着说:“老六,有老马识途,也有老马失蹄儿,你这情况啊,就是后面这一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眉毛一挑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:“你这个老江湖,打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摇了摇头:“你别蒙我,你蒙不了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笑着说:“行,不说了,大少,咱们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先是一怔,马上回过神来,说:“好咧,走了走了!我饿得前胸贴后背了,快点儿找地方吃饭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两人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韩六一看这个,慌了,大声说:“等会儿!都别动!别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怔住了:“怎么了这是?还有什么事儿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按住罗宇洋的肩膀:“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,别想走出这个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福生和牛三对望了了眼,赶紧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卫星怒了,撸起袖子:“你们干什么!?看我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伸手拉住了苏卫星,说:“别别别,都别激动啊,老六,我们还有什么没跟你说清楚的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大声说:“就是这碗!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皱起了眉头,说:“这碗是你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: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:“不是你的吧?那跟你就没什么关系啊!我犯得着跟你说这些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怔住了,一进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又说:“老六,咱们都是在外面混的,可不能坏了规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有些懵圈,看这罗宇洋的架势,确实不同寻常,似乎真像是专家。

        韩六眼珠子一转:“那个……专家,规矩我懂,我肯定懂,你们俩先别走,咱们再聊会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韩六给两个同伙使眼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连忙把凳子搬了过来,让罗宇洋和苏卫星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韩六对罗宇洋说:“专家,是这样的,我呢,文化不高,就像您说的,虽说在外面混得时间长了,有了几分眼力,但是还差得挺远的,打眼是常有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“嗯”了一声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嘿嘿笑着说:“这碗……再给我看看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还没说话,苏卫星就急了:“不行!凭什么给你看!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让苏卫星淡定,然后说:“老六,江湖上可没这规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连忙说:“我知道没这规矩,我是想涨涨见识,就再让我看一眼,行不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犹豫了一下:“你看完了,就让我们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一拍巴掌,说:“一定让你们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宇洋把碗递了过去:“你小心点儿,可别给我们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六喜笑颜开:“不会的,不会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