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都市小说 - 穿成农门恶婆婆在线阅读 - 第1474章 有些酸意

第1474章 有些酸意

        出发前,徐玉瑾手里就拿到了随行的名单,该如何准备,也都和朱三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夫老妻了,朱三对徐玉瑾的能力十分信任,大概看了一下,便点了头,让她便宜行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那边你上点心就行了,老七那里倒不用担心,他之前在京城呆过几年,旧物都在爷爷那里放着,到时候去那边领过来即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甘公子素来挑剔,不过他喜欢自己准备一些贴身的东西,你只要考虑住处和伺候的人,剩下的他自己会调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对了,要给甘公子单独安排一辆出行的马车,宽敞一点。估计跟青远县一样,娘喜欢带他一块儿出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一点,朱三有些酸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是他的娘,结果进进出出全是甘逸仙跟着,反倒他这个亲儿子成了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青远县这样,后来他俩回了老家,他才“眼不见,心不烦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没想到这次进京,又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”朱三说道,“你说,到底谁才是她亲儿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玉瑾看到他这副样子,在旁边捂嘴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朱三瞅着她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就是觉得挺有意思的。”徐玉瑾笑着说道,“若是外人知道,恐怕还有些不敢相信,他们心目中高大宏伟,无所不能的朱大人居然是个恋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三瞪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别生气嘛,你恋母说明你们母子关系好啊。再说了,又不是你一个人如此,我瞧着你那几个兄弟,就没有一个不酸甘公子跟娘的关系。”徐玉瑾说道,“不过说真的,其实我挺羡慕的。我跟我娘,都没有你们母子关系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玉瑾叹了口气,想到那个一直在信里催生,还让她回京时路过栾家里一趟,说要给她介绍几个堂妹的母亲,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样是娘,区别怎么那么大呢?

        朱三一头雾水:“你跟你娘怎么了?这十万八千里的,隔着信还能闹矛盾?会不会是信里没说清楚,有什么误解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回换成徐玉瑾瞪他了:“误会什么啊?她让我回京的时候,无论如何要往家里路过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时间确实紧了些,不过,也不是不能挤一挤……”朱三捏住了徐玉瑾的手,说道,“可能是娘想你了。你想啊,你嫁给我那么多年,我们一直在青远县,娘见不着你,想你了也正常。就是我娘,不也因为想我们,特地跑到青远县住了一段时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玉瑾:“……不是,她是想介绍几个堂妹给我认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你堂妹,你会不认识?应该是个借口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朱三说完,徐玉瑾说道:“说是介绍给我认识,其实是介绍给你认识,懂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三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吧?!

        难怪徐玉瑾反应这么大,这么不高兴?!

        我的乖乖!

        在青远县时,底下的人都知道他有一个“母老虔夫人”,其他的好说,就是不能送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,岳母她老人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她不知道我们家有男儿四十无子方可纳妾的规矩?”朱三小心翼翼地瞅着徐玉瑾的神色,生怕她将怒火撒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他挺无辜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隔着那么远,哪知道岳母会起这种心事?

        他可从来没在外面说,他想纳个妾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,可是我嫁给你那么多年,不是一直没消息吗?我娘她急了,怕我生不出来……”徐玉瑾也算是豁出去了,直接全部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嫁给我没几年啊……岳母,不用那么着急吧?”朱三连娘都不喊了,改成了岳母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喊“娘”视为亲切,但岳母干的这事,也太那个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他娘,只会叮嘱林三妹、林四妹两个防着点,如何自保,可不会像岳母似的,成亲没几年就赶紧送妾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个变化就是,之前是“成亲了好几年”,现在变成了“成亲没几年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朱三抓紧了徐玉瑾的手,安慰道:“你放心,我没有要纳妾。先不说我娘不会答应,就是我,我也从来没这样想过。你我情投意合,何必弄了一个外人进来伤感情呢?我觉得我们现在挺好的,我们都还年轻,孩子这事急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拿二哥、二嫂举例,他们不也是成亲多年,后面的弟弟、弟妹都生了,才终于生下了五宝吗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说,他们兄弟几个,也不一定全部都会那么快有孩子,也有比较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事情,真的急不来。当初我二哥、二嫂去看大夫的时候,大夫也说了,他们身体没什么毛病,估计就是缘分没来,让他们放宽心,慢慢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二嫂那时急得,还背着我娘吃药。我娘还怕她把身体给吃坏了,知道她的心病以后,特地教育了二嫂一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后来二嫂放宽了心,没想到这一放宽心,五宝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这事,真的不能急,你越急它越不来。你要是放宽了心,说不定他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徐玉瑾眼睛红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一开始,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,可她娘写了几次信,说的都是这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身边的人也在打听,想要以此为借口给朱三送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环境如此,徐玉瑾的心态再好,时间长了,也会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,我本来就不担心。也不知道怎么的,今天说起来,一下子就委屈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三将她搂进了怀里,说道:“都是我不好,我是你夫君,本来就应该照顾好你,结果没想到你在我没注意到的时候,受了这么大的委屈。说到底,都是我的错,是我做得不够多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的,跟你没关系,是我自己胡思乱想,是我没忍住……平时我不这样的。我也觉得我还年轻,我也不用急着要孩子。再说了,娘也没催我们……”徐玉瑾说的“娘”,自然是指婆婆叶瑜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怎么可能催你?她啊,那么多孙子让她抱,孙子孙女都有,就算我们不生,她都不会急。”朱三笑了,说道,“对于我娘来说,我们俩过得好不好,那才是最重要的。你要是不信,你抽空问娘,娘肯定会这样说。她是我娘,这个世界上,没有谁比我们这些做儿子的知道自己的娘。当年我二哥、二嫂没生五宝的时候,我娘就说过这种话,你要是不好意思问我娘,可以问二嫂、四弟妹她们,她们也都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真的这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真的这么说。全家都知道。五弟妹不也生得晚吗?娘也没催过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,朱家的几个儿媳妇,就没有一个被叶瑜然催过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反倒是她们着急的时候,叶瑜然还劝她们把心态放宽一点,让她们随缘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,朱家的几个儿媳妇也都陆陆续续有了好消息,就是被单独分出去的大房,后来还生了一个七宝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前大房、四房各有三个孩子,二房、五房各有一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