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科幻小说 - 西游之仙佛劫在线阅读 - 第二章 界中之界

第二章 界中之界

        仙界,天宫,灵霄宝殿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界主宰——玉皇大帝,正斜靠在宝座之上闭目养神,聆听着殿中各路仙官禀奏着三界那无聊的琐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不谙世事的仙官们,偶尔还会因为观点不同,各执一词的在殿中据理力争,浑然没有注意到玉皇大帝那随之而蹙起的眉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直侍奉玉帝左右的太白金星,却是匆匆的从殿外而来,他路过殿中争吵不休的仙官们身畔之时,也不由得摇头暗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白金星可有何事启奏?”

        或许,玉帝也是厌倦了仙官们的啰嗦,仍是双目紧闭的他,却是能敏锐的察觉到殿中的风吹草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禀陛下,西天教如来佛祖,此刻正在殿外候着,说是有要事奏请陛下圣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白金星瞟了一眼殿中兀自争吵的仙官们,抬手示意他们稍作停顿之后,方才将殿外之事如实回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这佛界还会有难断之事?既然众卿家皆在,不如便将他招上殿来,让众卿家一起给他拿个主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闻此事,玉帝也是来了兴趣,他双目缓缓睁开,身体慢慢的端坐起,扫视了一眼殿中恭立的众仙官,嘴角已是露出了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玉帝有旨,召如来佛祖进殿!”

        得到了玉帝的准许,太白金星身体一转,手中拂尘甩动之间,昂首挺胸的道出了一声吆喝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太白金星的声音传荡至殿外,片刻工夫,如来佛祖便是领着阿傩、伽叶两名随从,缓步进入这灵霄宝殿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西天教如来,恭请玉帝大天尊圣安!”

        行至殿中,如来佛祖双手合十,身体微躬,已是虔诚的向玉帝施了一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佛老久居灵山,今日到访天界,不知是为何事而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玉帝微微点了点头,算是认可了如来佛祖的尊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西天教偏守西方,却心系三界疾苦,今举全教之力,聚炼一方功德界,祈望造福苍生。为此,特来恳请大天尊圣裁!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来佛祖开门见山,径直道出了此行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毕,如来佛祖右臂一探,那藏于袍袖之中的金莲便是缓缓飘出,悬于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强大的气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佛老出手,绝非寻常之物,观这金莲,竟仿似暗合天地之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一个西天教,举全教之力,竟能聚炼出如此宝物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莲仅是自然的气场流露,立于殿中的众仙官便已是察觉到了它的不凡之处,一时之间,众仙官也是交头接耳,各抒己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不到啊,西天教竟然如此慷慨,不惜耗费诸多法力,聚炼此物!”

        玉帝仅是一眼,便看透了那金莲本质,他心中虽是惊奇,但面容之上却没有丝毫的表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君,你最是擅长炼器之法,这等宝物,可有炼制法门?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转移如来佛祖的注意力,玉帝随口一问,便是将话题引向了一旁的太上老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纵然是贫道那八卦炉,恐也难以炼制出这方宝物!”

        太上老君手抚胡须,面露微笑,显然没有接过话题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君之能三界共知,我西天教,岂敢在老君面前托大?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来佛祖朝着太上老君点了点头,便是再次望向了玉皇大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株金莲暗合天地之道,莫非,其中已是自成一界?”

        玉帝见太上老君并没有上套,只能是再次牵起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!这金莲之中已是自成一方功德界,但这界中之界若想得以保全,恐只有大天尊亲手施为不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来佛祖不温不火的说着,手掌作托举状轻抬,身前那株金莲便已是朝着玉帝宝座飘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佛老此来,是为此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近距离的感悟那金莲所溢散的气息,玉帝已然明白,如来佛祖此行,无非是欲借己之力,彻底的成就这方界中之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佛无妄言,还请大天尊圣裁,若这功德界得以开启,三界众生,尽可入内获取机缘。功成者,凡夫俗子可霞举飞升,不坠轮回。仙佛亦可使法力大增,得大机缘者,或可斩获一劫之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迫使玉帝促成此事,如来佛祖竟是毫不避讳的当着众仙官之面,先行将其中利益道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一劫之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佛老竟敢断言,得大机缘者,可斩获一劫之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未免太过夸大其词了吧?区区一界中之界,尚不言其能否抵御天地之道,即便能成,又怎可使获益者越过天地法则,霞举飞升?更何况,那一劫之力,又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来佛祖平淡无奇的话语,瞬间便是在众仙官之间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观这金莲,佛老所言非虚。只是,界中之界若要与三界同在,可是要能承载住这天地之威。不知,佛老对此事有几层把握?”

        玉帝瞟了一眼殿中兴奋的众仙官,转而便是问向如来佛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大天尊准许这界中之界存在,那它必能承载住天地之道,一切,但由大天尊定夺!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来佛祖双手合十,面无表情,仿佛浑然没有担心那株金莲能否承载住天地之道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佛老是志在必得了!老君,你我不妨看一看,这界中之界,究竟有何妙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玉帝看着如来佛祖的模样,心中自是不乏争强好胜之意,他转头看向一旁的太上老君,暗暗的向其示意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切,尽由玉帝做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太上老君身体微躬,转而便是甩动着手中拂尘,双眼紧盯着那株金莲。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玉皇大帝与太上老君,分别抽出一丝神识,尽皆投入到了那朵绽放的金莲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身处灵霄宝殿之中的众仙官,并没有丝毫的察觉,唯有立于殿中的如来佛祖,脸上闪过一抹不经意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西天教,果真是底蕴深厚,想不到,这界中之界,竟是别有洞天!”

        身处金莲之内,即便是专注于炼器一道的太上老君,也不禁感叹着西天教的杰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!虽然这界中之界与人间界略有不同,但这方世界也被分为四方土地,可见其用心良苦!”

        玉帝与太上老君的神识,仿佛并没有任何的忌讳,反而是轻松的闲聊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四方土地倒是无碍,只不过,在这汪洋之中的一处,倒是有些古怪!”

        言谈之间,二人神识已是穿山过海,来到了界中之界最中央的一处辽阔岛屿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!这岛屿,人间界却是不曾拥有!想必,这才是真正的玄机所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肆意的打量着那平凡岛屿之上的唯一一座高山,玉帝也是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许,这便是那佛老所言的机缘出处,恐怕,待这界中之界运转之时,只有这一处,才是唯一的生门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太上老君深谙八卦之道,在他的眼里看来,这所谓的界中之界,也仅有这一处生门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不知道,那佛老这一次,又是打的什么主意!总之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纵然是西方教自诩救世壮举,也断不会为三界做出如此大的牺牲!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那金莲所蕴含的能量,玉帝已是肯定了如来佛祖所言非虚,只不过,他却是猜不透,这西天教如此大张旗鼓的聚炼此界,究竟是为何?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依贫道之见,若使这界中之界屹立于三界之中,恐须耗费百劫之力不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玉帝搜寻西天教暗藏猫腻之时,太上老君却是道出了自己的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百劫之力?无妨,既然西天教如此大方,朕身为三界之主,又岂能小家子气!只不过,朕却是看不透,这西天教究竟有何异举?”

        玉帝左右搜寻无果,心底却是有着莫名的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西天教自取经计划之后,收获甚奉,但其狼子野心,也是暴露无遗!妥善起见,贫道不妨自寻一方土地,留一缕神识坐镇,暗自监视他们究竟有何异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出了玉帝的担忧,太上老君则是主动的担负起监视之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而不往非礼也,既然他有心,那朕索性便陪他耍耍。老君提议甚好,你我既入此界,不妨各寻一方土地,开山立派,暗中制约其不轨之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君的提议,也是提起了玉帝的兴趣,毕竟,被三界之职囚禁了无数岁月,他也需要一次发泄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陛下有如此雅兴,那贫道自当奉陪!”

        太上老君听出了玉帝的兴致所在,心中也甚是欢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界中之界,时空之序远超三界,恐怕,三界的凡夫俗子,也仅有一次进入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再次体悟了一番这界中之界的法则,玉帝则是为三界众生打抱不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已算是莫大的恩赐了!纵然让他们有机会重来,恐怕,那些凡夫俗子的灵魂,也承受不住这天地法则的压制,最终反而会伤及本体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玉帝的担忧,太上老君则是指出了最实质的厉害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说来,倒是三界之中的修行之士最具优势,凭借本体的支撑,他们完全可以不受限制的造访这界中之界,直至证道飞升!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之前殿中众仙官的表现,玉帝顿感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身为三界主宰,一切尽由您定夺!贫道提议,陛下在催动这界中之界时,不妨设下限制法门,纵然那些修行之士,本界魂识不灭,也断无再入道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了确保尽可能的公平,太上老君则是提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君之法,甚合朕心!既然如此,就这般定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太上老君的提议,玉帝甚是欢喜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这造访界中之界的第一人,又是分别散出一缕神识,各寻一方土地。而余下的神魂,则是冲破虚空,回归本体。